365bet线上投注

哪位同学给我讲一下电影《<bt365投注>》的剧情?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12-31 04:21

日本小说《》的寓意是什么?

我看《》很多遍了,在这里我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要想理解《》这部小说的寓意,我们必须了解它的作者---“鬼才”芥川龙之介。他出生于东京,从小钟爱日本的俳句,这造就了他温文尔雅,内心细腻的性格。长大后接触西方文学,又与当时的夏目漱石交往甚欢。很快,他成为新思潮的代表人物。然而他的生活很是不顺,22岁爱上小保姆,遭到父母的打击和嘲讽,而后追求一个寡妇,更是遭到世俗的冷眼对待。这些事对芥川敏感的心灵打击很大。这也为他作品中透露出的一种阴暗,绝望,无助的色调埋下伏笔。《》给人的感受就是“在阳光下面犯罪”,它把对人性的困惑转化为了对人性的自我改变与自我设计,什么道德,什么底线。在下,为了生,那怕拔死人头上的头发也是合理的,把人的衣服扒去穿在自己身上也是合理的。小说最后写老妇的遥望,周边环境的鬼魅氛围,那个家将的离去。进一步加深了这种感情基调。《》中的黑暗,阴冷的世界其实是芥川龙之介的内心写照,是他无法诉说的苦闷的反应。写《》,就是在倾泻自己内心的黑暗与迷茫。。。它这部小说一方面肯定着人性的冷酷和残忍,另一方面透露出对人生,人性,人心的怀疑和对“要道德还是要生存”这样伦理的拷问。 推荐看看芥川龙之介的名篇《鼻子》,《竹林中》。

日本黑白电影《》观后感

2008年9月,正值黑泽明导演逝世十周年。在大师一生的电影创作生涯中,《》以其精湛的艺术手法和沉重的人文思索最为影迷称道。这部创作于1950年的黑白电影时长88分钟,虽然没有《七武士》那样好看,也不如《用心棒》那样诙谐,但依然为成千上万电影人推崇备至。《》的摄影风格以及剧情架构一再为后人效仿,而大师对于人生的反思足以让所有人沉浸其中扪心自问。
  《》的故事改编自作家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竹林中》,《》则是他的另一部小说。芥川龙之介是日本大正时代小说家,其一生全力创作短篇小说,取材新颖情节诡异,多关注社会丑恶现象,笔锋冷峻简洁有力。1922年刚从中国旅行归国的芥川龙之介创作《竹林中》,效仿英国现代侦破小说鼻祖威尔基·柯林斯《月亮宝石》的结构,对同一桩案件听取各方证词,布设一个将所有人牵涉其中的迷局,透过故事反思人性。1927年芥川龙之介服安眠药自杀身亡后,日本文坛为了对其表示纪念,特别设立“芥川赏”鼓励新人,该奖项在日本文学界与“直木赏”齐名。黑泽明采用《竹林中》的故事,完成惊世之作《》。  故事发生在战乱连绵天灾不断的平安朝代,就位于京都大城圈正南门。黑泽明搭建的这个建筑风格很诡异,亦是对岁月时局和人生的象征。故事开场天下着雨,樵夫路人和一个游僧构成三人组,开始对一桩发生在竹林中的凶杀事件议论纷纷。案件围绕着一个强盗和一对路经竹林的武士夫妻展开,这又是一个三人组。黑泽明继《姿三四郎》后再度涉足三角关系,而此次意图更为明显,就是要让人性在这看似三位一体的组合中分崩离析,而观众也和剧中人以及影片创作团队形成隐含的三角关系。
  嫌疑犯被抓到,五花大绑地送审公堂,原来是三船敏郎饰演的强盗多襄丸。多襄丸在竹林中小睡,偶遇了路过的武士金泽武弘和他的妻子真砂。一阵风吹过,真砂的真容被多襄丸看见,后者顿时心花怒放动了邪念。他诱骗武士到竹林深处,将其打倒后捆绑,又将真砂骗到武士面前,欲在此地凌辱女子给其夫君看,满足自己变态的欲念。到这里前因基本交待清楚,而后果就是武士身中一刀死了,尸体被樵夫撞见后报官。影片中使用了倒叙手法先给出樵夫撞尸的情节,再把事情的起因托出,也是一种常见的设置悬念的手法。
  看上去本片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侦探破案故事,但黑泽明显然不想被人误解成爱伦坡。接下去故事开始有点儿意思了,围绕着武士是被谁杀死的,几位当事人开始各抒己见。第一个受审的是主犯多襄丸,他一副嘻嘻哈哈事不关己的表情,让人觉得就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主。多襄丸对自己杀死武士的罪行供认不讳,对于自己能够和武士大战二十回合,以及轻而易举地捕获美女芳心的举动,甚至颇为自豪。在他的故事里,早坂文雄编写的配乐高亢激烈,衬托着多襄丸的英雄壮举。
  既然疑犯主动招供,看似可以结案了,但当事人真砂又给出了另一种说法。真砂承认了自己的受辱,其面对丈夫冷漠的眼神自觉羞愧,所以意图让丈夫结果了自己成全名节,但一不留神她昏了过去,也许在摔倒的过程中不慎刺死了丈夫。伴着真砂的倾诉,音乐变得平缓而又略带哀伤。案情又一次陷入扑朔迷离。
  为了彻底弄清案情,小日本把神神叨叨的招魂术也发挥了出来。本间文子扮演的巫婆故弄玄虚一番,竟然把死去的武士鬼魂附上了身。武士说了一个更为伤感的故事,看到妻子在自己面前受辱后居然还要求强盗杀死自己,更觉悲愤。即使心里原谅了强盗,但对妻子仍是充满了诅咒和怨恨。怀着这种激愤的情绪,他挥刀自尽,以一种武士道精神实现救赎。音乐在这里有些阴森而诡异。  同一个故事,却因为当事人不同的陈述,出现了三种说法。伴随着这三种各自为政的说法,是三种完全不同的背景配乐。时而激昂时而幽怨时而诡异的音乐,衬托着陈述者不同的情绪状态,将三个故事的界限划清。张艺谋在《英雄》中尝试复制《》的结构,但用不同的色调替换了不同的音乐,在大银幕上看来风格化更趋明显。
  三个故事的经过不同,但起因和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一时的冲动,多襄丸看上了不该看上的女子,于是兴起这一番荒唐事,其结果就是武士死了。但武士的死法各不相同,关键在于作案凶器。在多襄丸的故事里,武士是被长刀劈死的,而在后面两个故事里,武士则是被属于真砂的短刀刺死的。究竟谁在说谎,衙门看一眼尸体就知道。但黑泽明无心纠缠于事实真相,因为这不是一个查案子的故事,导演想要表达的深远得多。
  于是便有了最后一个故事,也就是站在下的樵夫讲的亲眼目睹的事情经过。多襄丸在侮辱真砂后哀求她跟自己走,不愿做决定的真砂要多襄丸同丈夫决斗,没想到丈夫却因为嫌弃被人侮辱过的自己不愿意跟多襄丸较量,同样多襄丸也丢了胆子不敢跟武士拼命。在被近乎精神崩溃的真砂挑唆后两人终于大战一场,场面却是丢盔卸甲十分难看,最终误打误撞多襄丸占了上风杀死了武士。这个故事没有配乐的伴奏,就如同我们的平凡人生那样毫无渲染,暗示着这才是事情的真实经过。  至此真相大白,杀死武士的是多襄丸,用的是长刀。那么那把短刀哪里去了呢?黑泽明在这里埋下伏笔,直到后文才揭开真相。通过路人的口,观众得知短刀原来是被贪心的樵夫拿走了,而樵夫之所以在公堂上做伪证,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而不仅仅是如其所言担心被纠缠到案情之中。
  这个谜团一解开,看似解答了案件中所有疑点,实则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我们已经知道,上面四个故事中有真有假,我们还基本知道了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但我们还想知道,他们各自为什么说了一些假话,这些谎言究竟维护了什么?细加分析便知,樵夫用谎言维护了自己的贪财,多襄丸用谎言维护了自己的虚荣,真砂用谎言维护了自己的名节,武士用谎言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樵夫的谎言代价最小,由于案件无关自身,他在乎的只是很小的财物。即使是一把短刀那么小的事情,毕竟也是丢面子的,所以他没有对路人和游僧道出。多襄丸明知自己要死了,所以尽量往自己的脸上抹金,试图用英雄壮举来满足自己被认作强贼的虚荣心,掩盖自己其实不过是一胆小毛贼的本质。真砂是女人,发生了这种事情,她最在乎的是自己的名节。所以在她的故事里,掩盖掉了自己因为爱欲快感而放弃抵抗的细节,而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烈女形象。武士既不勇猛也不高贵,他打不过人家,而且还胆怯如鼠。对于他而言,最要考虑的是维护自己的武士道精神,所以编造出一个剖腹自尽的壮烈故事。出身于武士世家的导演本人在此唏嘘武士道精神业已不再。  案情终了,因果也都有了报。但导演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因而让的那场雨继续下。为了拍出雨的效果,摄制组还往水中加了墨汁。而演员们要长时间在这摇摇欲坠的布景下工作,也实是敬业万分。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雨声,樵夫发现路人在偷弃婴的外衣欲加阻拦,这才让路人将自己偷去短刀的心事挑明。路人语不惊人死不休,顺带着道出世界上所有人都在欺骗的事实,一句“人间即是地狱”惊醒所有看电影的梦中人。此时的黑泽明已不仅仅是剧中戏的导演,而是要以上帝的姿态向世人发出哲学语气的质问。
  在这时影片格外沉默,剧中人在沉思,观影者也陷入深深的思索。在这世界里,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在欺骗,更为甚者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信口开河。当为了获得一些格外利益,或者是为了维护一些自我形象,我们都会不断地欺骗别人,久而久之却是一直在欺骗着自己的良心。当人世间失去了真诚的价值,这世界还值不值得去为之奋斗?探讨此类题材的文艺作品不少,吉姆·凯瑞在《大话王》里嬉笑着慨叹人生,匹诺曹被教导着不能说谎否则鼻子会变长。但黑泽明的思索格外沉重,他以一种大家风范高屋建瓴,又以一种末世姿态对人类表示绝望。我们都是人类的一分子,由彼及身地联系到自己,因而也生出一份莫名的悲哀来。
  影片拍摄时正值日本处于战后政权交替时期,国家衰败经济颓废生产力严重下降,国民的自信心都在逐渐缺失。黑泽明借用人类共同的心灵思索对国家未来的走向表示了身为艺术家的迷茫和忧虑,而如今再看《》,也依然为其深入人心的发问而感到震撼。当今影坛愈来愈多的作者开始关注人性在物质大潮冲击下的流失,《黑客帝国》《28天之后》《人工智能》《三峡好人》等或多或少皆有所提及,但都不能达到50年前《》的哲学高度。都说电影是娱乐,黑泽明却用电影写了一本充满哲学思辨的书。他的西方弟子库布里克也十分赞同大师的情怀,在后者的影片中也总是充满了对人性的解构和反思。
  《》没有一黑到底。在芥川龙之介的《》原作里,老婆婆的衣服被夺走,作家给出了悲观和绝望的答案。但黑泽明终究还是在影片末尾给出了一点希望,故事最后雨过天晴,沉默良久的樵夫从游僧手中抱走弃婴决定收养,游僧则表达了对人间尚有光明和美好的信心。游僧的设置一眼就能看出,他代表了一种道义,一种只有东方人才能理解的哲学思想。导演试图用传统的道义来教化新新人类的意图也很明显,而伴着这种有一些希望的结局,音乐变得平静而优美,樵夫渐行渐远的背影亦是观众对于美好未来的一种期待和向往。婴儿即是我们的未来,是人类怀抱的希望。只要有希望,那么未来就有可能是美好的。大师在最后展露了自己的慈悲心,而我们观影者则不该沉醉在这份假象的痴情里,而应以身作则地思索自身的价值,并且力所能及地去做真诚的事情。电影只能探讨生命的意义,惟有每个人的行动才对生命有实际价值。  除了思想上的超前,《》在技术上的突破也是显而易见的,其划时代的意义丝毫不逊色于奥森·威尔斯的《公民凯恩》。本片不仅是电影史上第一次走进森林拍摄,更是第一次将镜头直接对着太阳拍摄。技术上的实验成功,让我们有幸观摩到如此瑰丽迷人的《》。主要故事都发生在斑驳陆离的树叶下,光和影交相辉映,一如人心的叵测与未知。黑泽明对移动机位的把握炉火纯青,在竹林中的几场戏,很少出现单调的反打镜头,取而代之的是构思精巧的镜头移动。角色视角的移动不仅自然,而且成功地过度了情绪。在50年代就能达到在画面和思想上如此完美的结合,难怪世界也为之倾倒。
  本片卡司也是实力超群。和黑泽明有过多次合作的三船敏郎,是日本影坛的传奇人物。这个出生在愚人节逝世在平安夜的男人,从小生长在中国,回国后参与电影拍摄,在《泥醉天使》中一鸣惊人。本片中他将一个看似牛气冲天实则熊包一个的多襄丸表演得入木三分,嬉笑怒骂把握得恰到好处。之后他凭借《保镖》和《红胡子》两度夺下威尼斯影帝,和黑泽明一起被誉为“国际的黑泽,世界的三船”。60年代后三船敏郎和黑泽明发生不和,之后再未合作过,不得不说是电影界的一大遗憾。
  在《》的优异表演中仅次于三船的就是饰演真砂的京町子了,她将一个时而坚毅时而软弱时而疯癫的受辱女子形象表演得淋漓尽致,举手投足见优雅,蹙眉转眼现忧伤。京町子被称作“最优秀赏女演员”,从上台表演至今始终是单身。
  和三船敏郎演对手戏的森雅之,是黑泽明班底中的优雅美男。他沉着理智的表演,和激越放纵的三船敏郎恰好形成鲜明对比,被人称为“静的森雅之”。1973年他因直肠癌去世,他的女儿中岛葵也是一名演员。
  另外扮演樵夫的志村乔和饰演僧侣的千秋实,也都一直活跃在日本影坛上。  《》公映后震撼了全世界,次年接连夺下威尼斯金狮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日本电影震惊了世界影坛,而《》也一举将黑泽明扶上电影大师的王座。
  大师离开人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而《》的诞生也接近六十年。如今的世界愈加惟利是图,连专心做电影的人也都少而又少。在娱乐大片充斥眼球的时代,我们需要经常静下心来,欣赏一下《》这样的电影。如同喝惯了可乐,也需要坐下来品一杯香茗一样。《》有这样一种宁静致远的情怀,让人省身,让人回味。
  许多人都说,《》这部电影,是一辈子都要看的好电影。竹林里犯了错无法翻案,那就不要在人生里再犯这样的错了,大师在天堂看着呢。

》这部电影对后世产生了什么影响?

》虽然作为一部电影,产生的影响却不止电影领域,还把它的影响延伸到了文化领域和日本艺术界领域。

电影方面,《》首次把多线性叙事方式搬上荧幕,将同一结果下四个人不同的讲述版本依次呈现,交错的不同版本共同推进了剧情发展,在保证叙事清晰的同时很好地营造了悬念氛围。多线叙事方式为我们呈现的电影世界不再是单向和平面的,而是类似于相互平行的多维度世界,富有创意和哲学意味。后世的很多人都在技术层面使用了多线性叙事方式,比如罗伯特·奥特曼的《陆军野战医院》,保罗·海斯基的《撞车》,都效仿了《》。

同时,《》的开放式结局也是它的一个创新点。影片并没有为每一个人物的生命过程安排落幕,无论是明显有错的强盗,还是总处于受害者地位的武士妻子,影片仅展示他们生命中的这一非凡事件。影片结束了,但是其中人物的生活还在他们的轨道上继续着。这揭示了电影这一表现手法的另一种可能性——它不仅仅只能通过叙事展现价值观,它也可以单纯展现一个事件,以贴近纪实的手法和没有定论的结局让观众思考对与错,拒斥立场和倾向。

影片的快速跟拍和静态特写镜头在当时也是很具个人特色的创新。黑泽明为了更好地把观众带入电影构建的空间之中,在跟拍和静态特写上下了很大的工夫,并且不计成本地快速转换机位,形成拍摄角度的流动化。

拍摄镜头的代入感和电影本身的距离感引起了观众别样的审美体验,它不仅是创新的也是成功的。现在跟拍已经成为电影的一种独特的拍摄手法,无论是商业片突现对抗激烈还是文艺片表现人物细腻感受,都能见到它的出现。

》不仅仅是一部电影,它也是日本艺术领域的瑰宝。《》的出现使日本一扫二战之后产业荒废、精神颓靡的状况,在艺术上再次收获了世界的赞誉。至此之后,日本电影行业受到了世界观众的关注,也在大量投资之下欣欣向荣,行业人才也呈现出井喷态势。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日本的电影业没有一个光辉灿烂万众瞩目的起点,它也许会继续在二战之后的阴郁氛围中推迟五年、十年或者是十五年才会走向繁荣,《》的出现简直逆天改命,它是日本电影史上最不可忽视的一个节点。

》的影响也体现在文化层面,它用自己的故事内涵把“”这一地名指称异化成一种社会现象的指称,赋予了””这个词语“各说各话,真相不明”的含义。
一部电影,影响横跨电影界、艺术界、文化界,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好奇。文章能够指出电影的好,但是带不去观影时刻才会有的细腻的体验和审美愉悦。不如趁假期,来欣赏一下这部留名影史的经典作品吧。

电影《》主要讲了什么?

》是由日本大荣电影有限公司与美国雷电华影片公司于1950年联合出品的悬疑影片。该影片由黑泽明执导,芥川龙之介,桥本忍联合编剧,三船敏郎、京町子、森雅之、志村乔等领衔主演。

该片是根据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筱竹丛中》改编而成,影片以战乱、天灾、疾病连绵不断的日本平安朝代为背景,主要讲述了一起由武士被杀而引起的一宗案件以及案件发生后人们之间互相指控对方是凶手的种种事情以及经过的故事。

该影片于1951年荣获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以及第2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并入选日本名片200部  。

这是第一次在著名国际电影节上获得大奖的亚洲影片。 彩影片在艺术上有新的探索,它使人们清楚地看到,战后日本社会道德水准的低下以及整个社会精神危机笼罩下的一片混乱。影片鲜明生动的视觉形象,简洁 凝炼的结构,强烈的动作性,明快的节奏,大量运用特写镜头和着意渲染的光影效果,博得行家们的一致好评。 术影片的故事情节似乎很简单:下,行脚僧、樵夫等在谈论武士之死及 其妻子与强盗的供词。他们感到真相不明,最后得出结论“人都是自私的”。影 片表面上告诉人们,人是不可信赖的,可结尾行脚僧的感叹“我还是可以相信人 的”,又肯定了人的道德信念。

》的电影梗概 100字

樵夫、僧侣、路人相遇,樵夫向路人讲述一宗凶杀案。案中强盗、武士、武士妻,樵夫—案件目击者,都从自身利益出发,隐瞒案情真像。使旁观的僧侣对人性产生质疑,最终樵夫收养弃婴,使僧侣找回对人性的希望。(有没有分的????全部自己总结!花了好一会时间的!)

为什么芥川龙之介的《》评价会这么高

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只知道黑泽明。而不知道芥川龙之介。只有很少人看过他写的《暗中问答》或者散文游记和他的遗书。大多数人都是叶公好龙没有固定的爱好和兴趣,满足于片刻与刹那。终天转换着生的境界。就这样换着换着最后都堕入了孤独地狱。而芥川龙之介。死得其所,他是个勇敢而美丽的人。
个人认为《》好在文章极具讽刺性,看完《》后感觉在信仰被生存挑战时,作为一个人来讲,最原始的欲望会被放大,而欲望转换为行动,需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理由而已。 才疏学浅,仅参考。

黑泽明的电影《》主要内容是什么?故事梗概

  故事发生在12世纪的日本,在平安京发生了一件轰动社会的新闻,武士金泽武弘被人杀害在丛林里。作为证人,樵夫、凶手多襄丸、死者的妻子真砂、借死者的魂来做证的女巫都曾被招到纠察使署,但他们都怀着利己的目的,竭力维护自己,提供了美化自己、使得事实真相各不相同的证词。

  这一天,大雨倾盆,烟雾迷蒙,在平安京的正南门--下,行脚僧、樵夫、杂工3人一起在这里躲雨,谈着谈着,他们就聊到了这件事。

  樵夫说,3天前他上山砍柴,在一片树丛里发现了一具男人的尸体,他就近报了官,被传到了纠察使署……实际上,他掩盖了自己因贪图小便宜而抽走了尸体胸口上的短刀的行为。

  樵夫说凶手多襄丸是个有名的大盗,但他在事后很快就被抓到了。因为他恰巧喝了山沟里的泉水染了毒,所以抓来不费吹灰之力。

  在审问中,多襄丸对自己的作案经过,是这样述说的:那天,他在林子里看到金泽武弘牵着他妻子真砂的坐骑走了过来,便为真砂的美貌所倾倒。于是便用诡计将武弘骗到丛林深处,在同武弘的搏斗中将其缚住,接着占有了真砂。本来他不想杀害武弘,可真砂让他们两个人决斗,并说“哪个活下来,我就跟哪个”,多襄丸于是给武弘割断绳子,和他决斗起来,终于把他一刀砍倒。等他再寻找真砂时,她已经吓得逃之夭夭了。

  行脚僧却补充说,当时在纠察使署里,真砂是这样说的:她被多囊丸蹂躏之后,受到了丈夫的蔑视,这让真砂感到受了极大的刺激。于是悲愤之中,真砂就晃晃悠悠地扑向了武弘……可等她醒过来一看,那把短刀已插在丈夫的胸口上,他已经死了。后来她想自杀,但终于怎么也没有死得成。

  行脚僧又向杂工和樵夫说出死了的武弘借女巫之口说出来的话:多囊丸强奸真砂以后,就要真砂和他一起走。谁料真砂同意了,但却让多囊丸先杀了武弘,多囊丸也没想到真砂竟是这样的女人,就问武弘应该怎样处理她,听了这话,真砂跳起身向树林深处逃走了,多襄丸向她追去。这时武弘拾起短刀,朝自己胸膛猛力一刺……

  真相只有一个,但是各人提供证词的目的却各有不同。为了美化自己的道德,减轻自己的罪恶,掩饰自己的过失,人人都开始叙述一个美化自己的故事版本。荒山上的惨案,成了一团拨不开看不清的迷雾。

  这时樵夫说出当日看见的事实,当日多襄丸强暴了真砂后,真砂不停的哭泣,多襄丸求其做他浑家,这时真砂割开捆武弘的绳子,意思要两人决斗,这时武弘却辱骂真砂,宁可让多襄丸抢走,多襄丸也态度一变,瞧不起真砂,真砂万万没想到丈夫这么对她,于是歇斯底里的吼出对两人的不满,两人被激后,开始打斗,拼剑中,多襄丸不慎将剑插入土中,被本来吓坏的武弘穷追猛打,后来武弘也不小心把剑劈入树桩中,多襄丸爬到剑前,将自己的剑拔起,并刺死了武弘,杀人后的多襄丸吓得打颤,清醒后,又逼迫真砂,真砂极力反抗,最后逃走

  三个人就这样争争吵吵,纷纷慨叹人心叵测,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正在这时,隐约传来婴儿的哭声。他们循声找去,看到了一个被遗弃的婴儿。杂工上去把婴儿的衣服剥了下来,樵夫骂他是恶鬼,杂工申辩说,生了孩子又把他丢掉的人那才是恶鬼呢!又揭露了樵夫偷拿了武弘尸体上的短刀的行为,说得樵夫哑口无言。

  杂工走了,深受触动的樵夫收养了婴儿,行脚僧感动地说:"亏得你,我还是可以相信人了。"

  谈论完毕,雨过天晴。影片结尾,樵夫抱着婴孩往夕阳深处走去。

参考资料: http://baike.baidu.com/view/28002.html?wtp=tt

》到底要表达什么主题?

通常电影的目的无非就是用来反映真实的社会问题,而黑泽明的这部《》也不例外。很早以前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就总结出了“清心寡欲”这个道理。 

根据这部电影的背景,我觉得反映的主题就是“有软弱的地方就有谎言。”他们为的就是活下去,而社会道德的标准越苛刻,越锋利,人们就越容易撒谎。

黑泽明在其自传中明确地阐述了《》的寓言性:“这个剧本描写的就是不加虚饰就活不下去的人的本性。它在描绘人与生俱来的罪孽,人难以更改的本性,焦点集中在人心之不可理解上。” 

的名词解释主要是指每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编造自己的谎言,令事实真相不为人所知,这个词还经常用于各种新闻报纸标题,小说之类的。

这部电影中九个人物他们相聚下,为了美化自己的道德,减轻自己的罪恶,掩饰自己的过失,人人都开始叙述一个美化自己的故事版本。最后一个汉子的评论似乎可以作为影片的总结:“人都自以为老实,都把对自己合适的话当作真话,而把对自己不合适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这样才心里舒坦。” 

从古至今都是这样的,人们说谎,往往并非有意说谎,他们只是在根据自己的需要,表达出对自己有利的态度。一旦人的身体或者心理沉溺在需要中,就会启动一种机制,能把自己不肯承认的事情,对自己不合适的事情,下意识地、自然而然地忘记掉,修改掉,并以假乱真来求得心里舒坦。尽管各个人提供证词的目的却各有不同。而最终真相只有一个。

网络上有看到说 是什么意思

大概的来源就是楼上所说那样,其实最简单的理解就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或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一切手段,不惜与任何世俗礼法对抗,不理会任何道德准则的约束或规范。只凭借自己的信念或目的做自己想做的事,这就是
这个词语可以说是亦正亦邪。既可以说是表现出一个人孤独对抗、豁达不羁甚至不顾生死的气概与勇气,也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卑鄙无耻的欺骗,就看用在什么地方了。比如说《海贼王》里面索隆的一个招数就叫做“二刀流居和刀法 ”,体现的就是第一种意思;而“某明星身陷”就是第二种意思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